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西白癜风会传染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05:37:5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西白癜风会传染吗,中西白癜风医院,用外用药后白癜风患处发红是怎么回事,宁明白癜风医院,黑龙江白癜风可以治吗,嘴角有白斑是白癜风吗,云南白癜风会遗传么

照面一看,很难想象她6岁的时候就曾横穿丝路2100公里

  如今的萱萱已经14岁了,照面一看,很难想象她6岁的时候就曾横穿丝路2100公里,在两个半月时间里从西安一路骑行到达吐鲁番。新书发布会上的小姑娘看上去皮肤黑黑的,很健康;我好奇地特意观察了她的小腿,倒也没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。谈吐之间,陈萱表露出了青春期的内向和羞涩。如果不是爸爸催促着,她很少主动谈论自己的经历。

  然而,父亲陈守忠骄傲地向我说,她在去年又已完成了单车环游世界的壮游。途中还经过了险些政变的土耳其。两年前,她和父亲又在乞力马扎罗山一带完成骑行。还在上国中的陈萱,亲身到过的城市和地区恐怕超过了世界上大部分的人群。

  陈萱(中)和爸爸妈妈在一起(中国台湾网 韩静 摄)

  当然,这一切离不开她热爱探险的父亲陈守忠和一心支持的母亲吴秀华。陈守忠在1998-1999年间曾经完成了单车环球探险两万公里,如今任中华单车文化协会的理事长。有这样的家庭传统,陈萱如今的经历就容易理解多了。您可能会认为,做出这样的选择,家中一定产业颇丰。其实,陈守忠一家不过是普通的中产家庭,平常也是以开咖啡馆为业。如果不是有这样“惊人”的嗜好,恐怕很容易就被贴上“小确幸”的标签。

  西游记引出的旅途

  当年陈萱不满六岁的时候,对西游记,特别是其中的孙悟空特别感兴趣。陈守忠此时也在筹划着,为女儿小学前的这个假期设计一个特别的旅途。此前,一家三口已经去过云南、广西、香港、越南等地,但这些略显程式化的传统旅行令陈守忠觉得,这样的行程,没有足够的意义感。

  考虑到陈萱的体力与经验还有路途上的安全问题,陈守忠为一家三口选择了丝路之中中国境内的西安到吐鲁番一段。在前期准备上,除了细致的行程规划,陈守忠也为家里购置了平价的捷安特脚踏车,父母各一辆约4000人民币的GJ1,为陈萱选择了一辆约1500人民币的绿色变速童车。萱萱将它取名为“小乌龟”。由于成年人和儿童间不可避免的骑行速度差异,陈守忠在网上购买了500多元的亲子拖车棒。

  陈萱在爸爸的带领下骑行

  对于陈守忠而言,这趟旅行也并不一般。尽管他骑行探险的经验十分丰富,带着自己一家三口的旅途,这还是第一次。他决定保持“游”的心态,不再一味地追求速度,一切以萱萱的状态为准。原本自己可以一天赶100多公里的陈爸爸,和萱萱以每小时10-15公里的速度骑行着,每天一般也只骑50多公里。路上妈妈吴秀华也记录下了许多宝贵的瞬间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趟旅行中,陈爸爸常常“拖行”着萱萱的“小乌龟”,而大部分的行李,也是吴妈妈在后面的自行车上带着。这一趟旅行,对家庭的每一位成员,都是一种挑战。在后来萱萱和爸爸的骑行挑战中,吴妈妈就转战到大巴或是骑车中,继续扮演着记录者的角色。

  这趟旅行,不仅记录了萱萱的童心,比如把兵马俑当做“冰马俑”,将莫高窟称为“高大壁画”,又把敦煌玉门关和雅丹地质公园称为“吐司蛋糕”,也见证了一名六岁儿童的成长。她有着每晚挑选住处的权利,但同时她也履行着团队一员的职责。每天洗水果、帮爸爸按摩、参与讨论第二天的行程。

  整个过程中,萱萱磨练了自己的耐力、责任感和解决问题的能力,脾气也变得好多了。当然,她也有着孩子气的一面,比如从头到尾都守着从家带来的芭比娃娃,但是以六岁的孩子计,她的成长,可以算是惊人的。与旅途上的陌生人交谈、和同龄小朋友玩耍,沿途的风物,比如黄河边上的羊皮筏、新疆的马奶子葡萄,都成了她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  历史上的壮游

  在这次旅途后,陈守忠发现,单车壮游也有自己独特的乐趣,和完全的探险相比,各有风味。他也创建了自己的单车环球壮游联盟。壮游被译为“Grand Tour”,常指16世纪末,英国贵族男子完成学业后,带上贴身男仆或家庭教师,周游欧洲大城市,比如巴黎、罗马、佛罗伦萨等等,离开家庭,欣赏各国文化。现代则逐步发展为欧美大学生流行的“间隔年”(Gap Year):在上大学或出国前,将壮游作为自己的成人礼。

  不过早在唐朝,我国也早有这样的传统。壮游一词就出于杜甫晚年的自叙长诗《壮游》。其中“东下姑苏台,已具浮海航。到今有遗恨,不得穷扶桑。”常被认为是杜甫年少时欲访日本的证据。而李白的“一生好入名山游”,王维青年时在边塞的游历,都是盛唐壮游传统的证明。其中,李太白当年曾访八十余座山,途径我国如今的十八省地界。

  2012年,陈萱在马来西亚,成功登顶比玉山还高的神山。

  不过唐以后随着国力兴衰转变,青年时以此为趣的壮游者渐渐消失。我们大众的历史记忆中,恐怕也只能记起明代万历年间的著名旅行家徐霞客了,不过徐霞客瘾头更大,而史书也将他从小想要边访名川大山的志向称为“奇癖”。

  我国近代历史上,也曾出现过希望续写壮游传统的志士。人类历史上徒步环游地球的第一人,就是浙江湖州的潘德明。自1930年起,潘德明秉着“雪东亚病夫耻”的信念,耗时八年,或徒步,或骑自行车,历经艰辛,于1937年7月返沪。完成环游地球。期间不仅见到了泰戈尔、甘地、尼赫鲁、罗斯福等名人,也曾和希特勒交流了两日。不过抗日战争爆发后,他也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中。

  如今相对和平年代中的驴友壮游,恐怕滋味完全不同。但是历史上的壮游,也不可不记。

  爸爸去哪儿?

  抛去从台北到西安的来回机票,一家三口的行程花费了约4万人民币。从西安到甘肃(兰州、嘉峪关、敦煌)再最终途径新疆火焰山到达吐鲁番,这76天的旅程,从经济成本上来讲,一个中产家庭还是可以承受的。一趟欧洲旅行加起来,恐怕也要这个数字。但是一趟丝路骑行背后的时间成本和经验储备,却不是一般家庭能够随随便便积累下来的。

  在丝路途中,陈萱骑累了,就在路边躺下来休息

  这样一趟旅行背后反映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,也并不是一般传统中产家庭所愿意付出的。毕竟,小学一年级前的暑假,对于如今的家长和孩子来说,恐怕也充斥着学前班和输在起跑线上的压力。一般的家长也很难拿出两个多月的假期。这样的行程,对于现代城市家庭而言,是极其奢侈的。

  然而,如今高节奏的城市生活,能否为这种壮游的方式提供空间呢?在台湾,选择壮游的人群,除了年轻的大学生,也有退休后重新追梦的中老年人。萱萱当然是个幸运的个体。但是在国内的户外旅游和驴友文化方兴未艾之时,家庭是否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呢?旅游,或者说壮游,也可以成为亲子教育的一部分。陈守忠和萱萱共同书写的这本书,就是对这种尝试的注解。

  (三联生活周刊图片来自网络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平顶山白癜风医院